北京冰雪故事 未完待续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08 13:57

北京冰雪故事 未完待续

2018-10-08 11:12来源:中国冰雪官方APP落地/冰雪/培训

原标题:北京冰雪故事 未完待续

来源: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

2018,冬奥会进入“北京周期”的第一年。10月,寒冬之端。这仿佛是冰雪运动在北京的一个新开始,但假如认真梳理,会发现北京人对冰雪运动的感情绵延至久,“契机”恐怕比“开始”的定位合适得多。

热爱,从未中止

水,遇冷则刚,寒冷的山海关赋之予战斗的伏笔。早在满清建立政权前,就于黑龙江一带培养了一支骁勇的特种部队——八旗冰鞋营。八旗冰鞋营虽立下累累战功,但受制于北京相对温和的气候,逐渐演变为“根”的标志与“冰嬉”的主力军。“冰嬉”源于宋朝,盛于大清,包括走冰鞋、抢等、抢球、转龙射球等项目,民间化后增添了冰上舞龙、舞狮子、跑旱船等色彩。乾隆在《冰嬉赋序》中定论,“国俗有冰嬉者。”将之与满语、骑射、摔跤并列为大清四大国俗。清代皇帝来自白山黑水间,血脉中的记忆召唤着他们对广阔冰雪天地的向往。坐拥天下却囿于金殿,唯有一年一度的“大阅冰鞋”聊以慰藉。一代又一代的皇帝在四苑三海等待着冰鞋营前赴后继将士中的第一个胜者,直至1894年内忧外患加剧。

倘若想找到关于“八旗冰鞋营”的最后记忆,《LIFE》杂志记者Jack Wilkes为我们留下了窥探的窗缝。他在北海公园拍摄的溜冰大爷吴桐轩,年轻时是被慈禧太后亲封为“八旗冰鞋营”领队。命如山,运似轻舟,这个头衔未能伴随吴桐轩一生,倒是“丹凤朝阳”、“苏秦背剑”、“夜叉探海”、“拜观音”、“单展翅”、“朝天蹬”让他在流落路上得以糊口。他在记者镁光灯下美髯飘动,在电影里精神矍铄,在李敖的回忆中熠熠生辉。他在北海滑啊滑,从少年到白头,从皇家禁地变人民公园,滑冰支柱了他的全部精神世界。

与北海一路相隔、一水相通的什刹海,一直是老百姓的冰上嬉戏盛地。被尊称为“冰刀王”王保顺老先生本是泥瓦匠,为了养活寒天冻地里的一家老小,在什刹海旁琢磨起磨冰刀的副业。业务渐精,磨冰刀不仅仅满足他“换回2斤棒子面”的生活需求,更让他在“冰客”的江湖中立足。69年的磨刀史,10万把冰刀的堆叠,半片韭菜叶的厚度都纳入打磨范围,他在几代“冰客”的认可中成“王”。而他的子孙,仍旧坚持在什刹海旁,将“冰刀王”的荣耀与责任传承下去。

个人的故事娓娓道来,看似天壤之别,实际殊途同归。与冰雪的缘分和坚守,像一条命运的脉络,串联起不同十字路口的人。而在北京这片天空下,这样的交叠,尤显纵横交错。

天地都是我的冰

北京人对滑冰的热爱,从不被客观条件所束缚。没有冰场,自家四合院也能滑。洗衣洗菜废水泼到空地,就能浇筑一块野冰。没有冰鞋,绑两块木板也可以玩得不亦乐乎。孩童拥有使不完的精力,呼朋唤友,“蹭”地一下从野冰头蹬到尾,鸡飞蛋打直闹到家长怒目相对。

新中国成立后,开辟了未名湖、陶然亭和紫竹院等众多天然滑冰场,时髦男女汇聚于此。一时间冰上化妆舞会盛行,男人化妆成女人,女人化妆成男人,亦有将军、乞丐、动植物……冰场上处处洋溢着年轻男女的欢声笑语,无数罗曼蒂克史滋生。最为人所知的就是《城南旧事》作者林海音与她丈夫夏承楹的冰雪奇缘。两个饱读诗书的年轻人,在冰场相遇相知相恋。此后漫漫人生,携手共度的坎坷何重多,回首来时路,最是起点难忘。

出人意料的是,防空洞也能被北京人改造成冰场。曾红极一时的紫龙祥滑冰馆就是由人民防空洞改造而成。作为当时在北京唯一可以使用跑刀的滑冰馆,配备了奥运会指定整冰车和电视监视系统,服务设备齐全,刀光剑影,高手如云。

就像拼图一样,北京人乐此不疲地解锁不同区域、不同形式的冰场。倘若能上九天下五洋,天地恐都能被挖掘出开发冰场的潜能。

北京激情助力冰雪产业多样化升级

2011年,紫龙祥滑冰馆因连续亏本停业,什刹海旁“冰刀王”的生意也不复往日,随着城市治理的规范化与经济飞速发展,大众对于滑冰的热爱逐渐分散。冰雪产业如锻造中淬入冷水的宝剑,骤然降温。

然而宝剑锋从磨砺出,降温是过程非结果。伴随政策落地和奥运利好的兑现,中国冰雪产业进入发展快车道,冰雪旅游、冰雪赛事、冰雪培训、冰雪营销等细分领域逐步升温。“南展西扩东进”的战略,带动冰雪产业消费从小众运动消费向大众群众运动消费迈进。

冰融,一池春水方能被吹皱。北京人基因中对冰雪运动隐藏的热情重燃,让所有的强心剂双倍生效,从心脏辐射全国。未来,还会带来怎样的惊喜?让我们拭目以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