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晖为什么在“精神病院第一股”申报前全部退出?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25 10:43

  眼看着鼎晖成为了医健业IPO收割机,又眼见着他把“精神病院第一股”抛弃了。

  就在发审委日益趋严的情势已经被大家所慢慢接受,IPO审核严把关似乎已经成为了常态之时,1月23日更发生了发审委会议出现“审7否6”的超低过会率。1月23日也成为了A股IPO历史上单日否决家数最多的一天。而以“中国人每3人中就有一人是神经病”出名的康宁医院也未能过会,小编更是发现领投康宁医院的鼎晖系,更是在康宁医院回归A股前夕悉数退出,素有医健IPO收割机之称的鼎晖系为何“抛弃”康宁医院?

  2018年1月23日,一个注定被载入A股IPO历史的日子。当日下午就有盛传上会的7家IPO公司全军覆没。随后虽然被证实了传闻不实,但是直到深夜11点有余,随着锋龙电气成功过会,最终当天的结果锁定“否6过1”。创下了A股历史上IPO否决家数之最。

  已在港股上市,此次想回归A股的康宁医院因顶着“精神病院第一股”的名头颇为吸睛,但是在最后一刻也宣告过会失败。而其背后曾经有医健IPO收割机之称的鼎晖系踪影,却在康宁医院“回A”前夜,全数消失。

  上市公司收割机

  提到医疗健康行业IPO的PE巨擘,那么必须要说到鼎晖投资。鼎晖投资成立于2002年,距今已成立15年有余,同年便成立了私募股权基金,2005年成立了创投,2006年设立了QFII投资团队,2007年成立地产投资基金,2011年设立夹层与信用投资业务,2012年设立财富管理中心。

  至此以后,鼎晖投资就拥有了私募股权投资、创投(VC)、地产投资、夹层投资、证券投资、财富管理等六大业务板块。截止2016年年底,鼎晖投资的资产管理规模达到1200亿元人民币。但其中为人津津乐道的还是旗下的私募股权投资。

截至2017年5月末,通过对鼎晖投资过往PE和VC投资数据的不完整统计与整理,鼎晖投资在过往的15年中,累计投资了151个项目。鼎晖系投资也有所侧重,以三大方向为主,分别是:TMT,消费和医疗健康三大板块,这三大板块已占了合计比例的近55%。

  鼎晖系投资的151个投资项目中,成功IPO的有42个项目,4个并购成功,3个借壳上市,还有3家被投公司挂牌新三板成功。

  而这些板块中,鼎晖投资创始人吴尚志最为喜欢的莫过于医疗健康板块。作为根正苗红的“医二代”,吴尚志或许受其父亲的影响,其父亲吴英恺是中科院院士、胸心外科权威、北京安贞医院原院长,一直对医疗产业有着勃勃的“野心”。

  这一次的康宁医院大撤退,只能算是鼎晖系投资医疗健康行业的一个小缩影。

  和医健行业“杠上”的鼎晖系

  或许受其父亲医药行业的从业经历的熏陶,刚成立的鼎晖投资在2003年就曾想参与对公立医院安贞医院的改制。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SARS,成为了安贞医院改制的一个转折点,监管层建议安贞医院的改制缓行,因此最后鼎晖系对这家医院的投资并能够继续进行。

  但是从那时开始,鼎晖系好像就与医健行业耗上了。在2004年时投资了慈铭体检,这成为了鼎晖在医疗产业的第一笔投资。随后几乎停滞的资本市场,使得鼎晖系又不得不把刚准备加紧的医疗步伐放缓。

  2008年开始,鼎晖系重整思路,投资了博生医疗,2009年鼎晖开始大规模投资医院,三年时间内相继投资了安琪儿医院、新世纪儿童医院、康宁精神病医院、伊美尔医院等。当时虽然医院方面没有一例成功退出的案例,但是慈铭体检已经通过了发审会的审核,并且其他医院也已经逐步踏上了独立上市之路。

  2013年11月29日,第一家纯医院概念股凤凰医疗在香港成功上市,随之股价大涨超过70%,让资本对医院的投资爆发出了空前的热情。

  而随着2017年大参林登陆A股的消息传出,鼎晖系已经在医疗领域投资中了第10家上市企业。2017年就有4家,新世纪医疗正式登陆港股、普利制药登陆创业板后,紧接着5月16日,烟台正海生物正式登陆创业板,随后便是大参林于7月31日登陆上海交易所主板。而大参林是2015年,鼎晖投资与摩根斯坦利共同投资的。

  此前,鼎晖系投资了包括绿叶制药、康弘药业、威高股份、康宁医院、和美医疗皆已上市。

  而在鼎晖系投资医疗领域的这10多年中,已经在医疗健康板块布局了超过30家公司,其中医疗服务领域有9家,包括慈铭体检、和美妇儿医院、安琪儿医院、新世纪儿童医院、康宁医院等;医药领域投资了包括康弘药业、绿叶制药、张江生物等9家企业;医疗器械领域投资了威高股份、正海生物等12家企业;医疗TMT和移动医疗领域有3家。

  即使鼎晖系在医建行也摸爬滚打十年有余,但随着凤凰医疗登陆H股之后,折射出的问题也十分多,诸如:私立医院业务平平,靠公立医院托管的“曲线救国”盈利方式有政策风险等这些问题也多多少少折射出了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投资机构在对医院进行投资时面临的诸多困境。

  在PE行业里,大家都知道对医院成功投资的案例屈指可数,核心原因在于医院的投资周期较长,往往与PE基金的期限并不匹配;退出方式也尚待摸索等。而这一次鼎晖系也在安宁医院即将回归A股之时,退出了。

  回归A股前夕,“逃了”

  根据康宁医院2017年12月15日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11月14日,上海乾刚投资以1850.41万元受让北京鼎晖维鑫的58.55万股持股、以8429.63万元受让北京鼎晖维森的266.76万股持股,上海檀英投资以1.02亿元受让北京鼎晖维鑫325.31万股持股。

  也就是说,在康宁医院向A股市场发起冲刺的前一个月,鼎晖系出让了康宁医院全部股权。康宁医院是一所三家民营精神医院病专科医院,是鼎晖系投资于高技术壁垒专科医院的一次尝试。2013年的时候,鼎晖系和德福资本对其进行了联合投资。

  虽然鼎晖系完全转让了康宁医院的股份,但是经调查发现,在康宁医院披露的大客户名单中,深圳前海鼎晖富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是公司关键客户平阳长庚医院的股东,并曾投资了康宁医院2015-2016年第二大客户北京怡宁医院。

  这家平阳长庚医院在康宁医院的扩张版图里,更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不仅如此,前海鼎晖还曾参与投资康宁医院的客户北京怡宁医院有限公司。最新工商资料显示,前海鼎晖已在2016年12月转让了北京怡宁的股权,目前康宁医院持有北京怡宁49%的股权,为公司联营企业。

  在鼎晖主导了安琪儿妇产医院、伊美尔整形美容医院和新世纪儿童医院等多家医疗服务机构的投资的王晖,就是曾经力排众议投资了康宁医院这家精神科医院,彼时王晖曾说,“投资有时跟做收藏一样,就是要投这些特殊的东西。”

  当时,还未离职的鼎晖合伙人何欣,更是补充为:“医疗资源是行业发展的最大障碍,对投资人来说就需要考虑到新开一家医院医生从哪里来,我们当时在投资这家医院的时候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康宁医院的特点在于有一定的造血功能,它可以培训医生,学术上能够提供一定的支持,这是我们投资高技术壁垒专科医院的原因。”同时,从2014年6月起,何欣也成为了康宁医院的非执行董事。

  正是这样一家特殊的,对标公司少的可怜的康宁医院,最终却未能过会。茶余饭后,大家都打笑着说,“康宁医院号称着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精神病的理论,却被发审委抓着着这一问题反复询问,‘发审委中有哪些是精神病,如果不能如实回答,涉嫌虚假夸大市场内容!’”。

  一直对医健行业孜孜不倦的鼎晖系,却在临门一脚迅速撤离康宁医院,而王晖也早在2014年4月,鼎晖初入康宁医院不久,便从鼎晖投资辞职,合伙人何欣也在2017年6月,鼎晖撤出康宁医院半年之后离开了康宁医院。2018年伊始,鼎晖投资更是将第一笔投资给了一家AI医疗公司--汇医慧影。汇医慧影希望通过AI来帮助医生做影像诊断、决策。但在系统未完善前,汇医慧影看到基层医院信息化水平普遍较弱,为医院搭建云平台,帮助实现远程诊断。

  早在2016年12月,鼎晖系开始首次投资人工智能,投资了商汤科技。也许这几年的市场风投方向也影响了鼎晖系长期布局医健行业的初心,没赶上滴滴、摩拜等风口投资的鼎晖系,只能开始寻找下一个风口。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