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资本犯罪”会触发下一场金融危机吗?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4-24 10:10

特朗普的“资本犯罪”会触发下一场金融危机吗?

2018-04-24 07:03来源:Wind资讯金融危机/特朗普/IMF

原标题:特朗普的“资本犯罪”会触发下一场金融危机吗?

目前全球债务水平已经高于金融危机前夕的峰值。IMF最新数据显示,到2023年,美国债务与GDP的比率预计将扩大至116.9%。

来源:Wind金融终端APP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期多次对市场就全球债务水平高企问题发出警告,无论是IMF总裁拉加德在香港的演讲、还是最新公布的IMF“财政监测”(Fiscal Monitor)报告都指出,目前全球债务水平已经高于金融危机前夕的峰值。

财政监测报告显示,全球债务已处于历史高位,2016年达到了创纪录的164万亿美元的峰值,相当于全球GDP的225%。

与2009年的高峰相比,目前全球债务又增加了GDP的12%。

IMF指出,过去十年里,私人和公共债务都大幅增加。164万亿美元的全球债务中,63%是非金融私人部门债务,37%是公共部门债务。

IMF表示,在全球债务的激增中,公共债务起了重要作用,这既是全球金融危机中经济崩溃与政策反应的体现,也反映了2014年大宗商品价格的下跌以及新兴市场及低收入发展中国家支出快速增加的影响。

平均而言,发达经济体的债务已达到了GDP的106%,这在二战以来尚属首次。在新兴市场和中等收入经济体,债务与GDP之比平均达到50%,达到了20世纪80年代债务危机时的水平。

此外,这些债务中有近一半是非优惠性的,因此这些国家的利息负担与税收收入之比在过去10年翻了一番。在所有的国家,债务变动背后都存在着巨大的基本赤字——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基本赤字均创下了历史新高。

金融危机风险凸显

之所以高企的政府债务和赤字令人担忧,是因为政府债务高企的国家很容易受到全球金融环境突然收紧的影响,当无法进入市场融资,经济活动也会受到威胁。

IMF警告称,经验表明,各国可能会受到公共债务与GDP之比出现意外巨大冲击的影响,这会使展期风险加剧。值得注意的是,巨额债务和赤字将限制政府的能力,使其无法在经济下滑时出台有力的财政政策来支持经济。

历史经验表明,薄弱的财政状况会加深经济衰退程度并延长其持续时间(如金融危机之后的情况),这是因为政府无力推出足够的财政政策来支持经济增长。

建立财政空间十分重要,特别是在私人部门债务达到历史高位且还在不断上升的情况下尤其如此。一些国家的私人债务过高,可能面临着出现急剧且成本高昂的去杠杆过程。

此前一次由高额债务带来的“灾难”至今仍触目惊心,十年前爆发于华尔街的金融危机又称“次贷危机”,其后续影响之一是几乎席卷整个欧洲的债务危机。而就在上周,作为债主的欧盟和IMF本周还在开会讨论是否延缓希腊债务,并为此争论不休。

IMF研究显示,经济危机过后,具备足够财政和货币缓冲的国家产出下降幅度低于1%,而无缓冲的国家下降幅度接近10%。由此可见,无论在私人领域还是公共领域的债务累积背后都暗藏巨大危机,在经济运行良好时期借贷问题或许并不凸显,但是一旦经济下行将出现加深并延长困境的风险。

美国债务状况糟糕度将赶超意大利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本次IMF公布的数据中,美国的债务状况令人震惊。IMF最新数据显示,到2023年,美国债务与GDP的比率预计将扩大至116.9%,而意大利将缩小至116.6%;就财政负担而言,美国也将“领先”莫桑比克和布隆迪。

IMF的报告再度引起人们对于美国债务问题的担忧。去年美国政府通过的减税政策涉及1.5兆亿美元,3月美国政府又批准了1.3万亿美元的政府开支议案。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一年之后,美国债务规模增长一万多亿,美国全国债务规模首度超过21万亿美元大关。

The Daily Telegraph撰文将特朗普在经济周期顶端施以过度的财政刺激形容为经济中的“资本犯罪”,报道指出,特朗普的刺激政策其实缺乏负责任的目的,因为总体需求并不欠缺,产量的短缺也已经解决,财政乘数目前小于一。而最终的结果可能是IMF指出的“期限溢价突然降低,风险溢价上升,全球金融环境大幅缩紧。”

花旗银行的经济学家Willem Buiter警告称,假以时日,市场开始质疑美国偿付能力的致命时刻即将到来。

IMF的财政事务主管Gaspar表示,美国是唯一一个没有计划减少债务的发达国家。他认为,美国的减税政策将加剧美国的债务,而目前美国政府的赤字已占全国收入的5%,债务占GDP的比例也在不断攀升。

IMF敦促美国重新调整其财政政策,以使政府债务占DGP的比例能在中期有所下降。Gaspar表示,“我们敦促美国决策者在经济活动已经加速的情况下,避免提供不必要的刺激经济的顺周期政策。”

全球经济有三大当务之急

除了此次IMF公布的研究报告,此前国际清算银行也曾发表过类似的结论,数字甚至更为惊人。但二者异曲同工,都凸显了金融危机后的零利率和量化宽松所滋生的借贷激增令全球经济的各个角落都陷入了这一沼泽。

低息已经延续了一个时代,这令全世界对提升借贷成本都更为敏感。而一旦发生震动,财政缓冲这一武器已经弹药告缺,软弱无力。

此外则更为隐秘,事关全球美元债务。据统计,离岸美元债务自2000年以来已经翻了四倍,达16万亿美元。包括衍生品在内有30万亿美元。万一再遭遇2008年那样突然的追加保证金通知,美联储又在升息,美元流动性就会随之枯竭。

IMF表示,市场不应被用于对冲大量美元贷款的货币交换市场目前平静的表象所蒙蔽。交换市场在紧张时期并不具有可靠的后盾。银行随之将扮演市场压力的放大器。融资压力将使得银行缩减对非美借贷者的美元借贷。最终,银行可能会拖欠他们的美元债务。在这一过程中,美联储紧缩货币政策以及美元飙升可能会成为危机的引爆器。

IMF总裁拉加德指出,目前全球经济有三大当务之急,其中之一就是防范财政和金融风险。拉加德表示,必须利用目前的机会之窗为应对未来挑战做好准备。

对多数经济体来说,它意味着减少政府赤字,巩固财政框架,以及将公共债务推入逐步下降的轨道。此外,还要求提高汇率灵活性,以应对波动起伏的资本流动,尤其是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这些工作有助于降低经济衰退的严重程度并缩短其持续时间。

此外,拉加德还表示,除了极为重要的宏观经济工具外,关键还在于通过增加企业和银行业部门缓冲的方式,加强金融稳定性,尤其是在中国和印度等大型新兴市场国家。这意味着在必要时减少企业债务,以及充实银行资本并提高流动性。它还意味着落实各项政策以顺应房地产市场的蓬勃发展。

最后IMF指出,更加重要的是,需要建立一个更为强大的全球金融安全网。所有这些政策行动结合在一起,可有助于维持当前的经济回升态势。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